• 推薦閱讀
和我們一起放飛理想吧!
  • 熱點排行
當前位置:音樂理論 >> 基礎樂理 >> 詳細內容

音樂界人士談繁榮藝術歌曲創作

2009/5/11    作者:佚名    來源:網絡    文字大。 |  | 

一、歌曲決不是一次性消費

  著名作曲家王立平用方便餐盒形容一些歌曲,令人深思。他說:“現在歌曲創作數量驚人,雖然有很多歌曲得到了人們的喜愛,但還是有大量歌曲就像是方便餐盒,人們用完了,留下來的就全成白色垃圾! 的確,現在寫在紙上的歌曲,在各類演唱會、晚會上的歌曲,在電視臺、電臺播出的歌曲真是多得不計其數,但真正留下來被廣泛傳唱的微乎其微。一些音樂界人士指出,這與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文化需求和不斷提高的文化素質不相適應。

 他們認為,藝術,尤其是歌曲,絕不是一次性消費,如果歌曲墮落到了一次性消費的地步,就絕不是藝術。 目前,音樂界對提倡藝術歌曲,認為是正當其時。

詞作家易茗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:“現在無病呻吟的歌、打榜歌滿天飛,一首歌幾句詞沒完沒了的重復,毫無藝術性可言,反映出創作的蒼白無力!

王立平也說,現在歌詞界可以說空前繁榮,但很多詞找不著譜曲,成了“老姑娘”,有的歌詞我是一句都不懂,有的單句都懂,但連起來還是不懂。再比如,現在的晚會歌曲缺乏藝術個性,都分不出個來,不知誰是誰寫的,讓人感覺一首歌安在哪個晚會上都能用。他分析說,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,是我們的一些音樂家缺乏生活依據,創作上不夠深思熟慮,不夠深厚積累,有一種要命的浮躁心態,這種浮躁表現為急功近利,總想花最少的精力,最短的時間,而取得最大的效益,F在很多的誘惑毀了很多藝術家。

一些音樂界人士在分析速朽音樂、罐頭音樂是如何產生時說,一則相當數量的音樂家缺乏生活,因而沒有來自生命的創作沖動和激情:二來缺乏技巧,也就是專業基本功,這就像書畫界一批人走“捷徑”一樣,走新潮怪異一路。如在一次聚會上,中國電影音樂學會副會長、曾為電影《紅色娘子軍》作曲的老作曲家黃準講述了這樣一樁事:“我的一個學生要唱歌,必須放卡拉OK帶才能唱,我在鋼琴上給一個音,這個學生都不知道是“啦”還是“發”,F在有些學唱歌的不用學樂理和線譜,跟著卡拉OK模仿著唱就可以了!

二、讓歌曲重返藝術之路  

一批音樂家談到繁榮歌曲創作時,都認為要增加歌曲的藝術性,增強了藝術性,就是增加了歌曲的傳唱性,經典性,也就增強了歌曲的生命力。 藝術歌曲在過去是指用鋼琴伴奏的、用美聲唱法的、曲子結構較為復雜的、聽眾范圍較小的沙龍音樂。許多音樂家認為,現在提倡藝術歌曲不是要崇洋,也不是復古。我們要有理性的思考,這種思考就是對當前的創作環境和自身的清醒認識。

卞祖善說,作曲家王酩曾提出通俗音樂要高雅化,真正富有藝術性的歌曲是把好的東西集合在一起。臺灣也有音樂家曾提出過流行音樂古典化。我認為,群眾最喜愛的、面向聽眾最重要的還是旋律。

曾創作過膾炙人口的《霧里看花》的青年詞曲作家孫川說,現在重提藝術歌曲,我覺得有一種找回久違了的親切感覺。實踐證明,凡是流傳下來的好的歌曲,其實都有好的古典音樂內容在里面,即使像“貓王”,雖屬于流行一類,但里邊的和聲相當好,凡是用得很精當的,都留了下來;即使像邁克·杰克遜,也有古典的養份在里邊。再比如,電影《泰坦尼克號》的音樂,就吸收上了濃重的古典內蘊。繁榮藝術歌曲創作,首先要大力發揚古典音樂,現在,我們對古典音樂的技法教育重視不夠,造成“貧血”,因此,普及交響樂,正是時候。 提倡藝術歌曲,不是要把藝術歌曲跟古典歌曲、流行歌曲、民族歌曲完全割裂開來,而是要找到它們結合的優勢,不僅如此,還要融合進正在發展中的新的社會和藝術的東西,這種優勢就是優秀。作曲家王憲對繁榮藝術歌曲創作提出自己的見解:“好歌特別受歡迎,但你無法分清它是哪類的歌,而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,那就是很有藝術性的。如《黃河大合唱》,里邊既有“黃河謠”的古典性,又有河邊對唱的群眾性,還有強烈的民族性。藝術化的歌曲要轉到大眾化,讓更多的人接受,讓高雅音樂親近群眾。

王立平認為:“寫歌就像揉面,揉不到位,就出不了好作品,歌的生命力就不強。我們的音樂家應該靜下心來,潛心創作,把歌曲搞得長久一些,雋永一些!痹S多音樂家認為,藝術歌曲寫好了有很強的通俗性,通俗歌曲寫好了有很高的藝術性。易茗說,藝術歌曲要有高品位,要受到更高技巧的挑戰,但也不能只局限在歌唱祖國一類歌曲或者意大利美聲唱法上。黃準說,我希望藝術歌曲也要有通俗和現代的東西在里面。 優秀的藝術歌曲,是一種很深厚的音樂沃土,因為從里邊可以生長成各種各樣新的其他音樂品種來,比如藝術歌曲除了被演唱外,還常常被編配成各種音樂作品,通過大量的藝術創造,讓各種樂器、樂隊廣泛演奏,這樣就起到了輻射作用,可以豐富人們的音樂生活。如有人把王立平的著名歌曲《大海啊,故鄉》與舒伯特的小夜曲編配在一起,很有藝術新意。

三、有著提高國民素質的高度  

實踐證明,我們曾創作演唱了大量藝術歌曲,它們穿越時空,經久不衰地陶冶著一代又一代人的情操。許多音樂家談到,今天我們重擎藝術歌曲旗幟,是對它們一度失落的呼喚,這不僅僅是音樂界的一個學術問題,而且是關系到國民心態、社會形態和人們良好的心理素質的大問題。作為藝術工作者,應從國家發展、社會進步的高度去認識和對待繁榮藝術歌曲創作,應著眼于面向下一個世紀,應看作是對音樂界自身提出的一項更高更具體的要求,即要求音樂家們在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中承擔更多的義務和責任。  

許多音樂界人士現身說法,指出藝術歌曲對一個人成長歷程的重大影響。著名指揮家卞祖善指出,我小時候就唱大量的藝術歌曲,如《漁光曲》,還有聶耳、冼星海的歌,雖然有些詞還不懂,但常常唱得眼淚汪汪的。從小學到大學畢業,我一直唱著這些歌成長,到現在指揮,也一直接觸大量的藝術歌曲,我覺得,它是藝術生活中最核心的部分。  

黃準說,音樂是培養心靈美的最重要的手段之一,藝術歌曲是音樂的重要組成部分,它在人們傳唱中滋潤著人的心田。我慶幸自己有生之年還能趕上這一班車,寫好想寫的藝術歌曲。  

曾創作過《紅高粱》、《黃土地》、《好漢歌》等影視音樂歌曲的作曲家趙季平對記者說起這樣一樁事:“藝術歌曲的確有非同尋常的感染力,最近我為獻禮影片《國歌的誕生》作曲,在影片的一個空鏡頭處我主張加上一首藝術歌曲,結果效果非常強烈,大家反應很好! 音樂界人士一致認為,我們現在沒有理由抱怨創作環境不好,唯有寫出好歌,把心中美好的旋律奉獻給人民,才無愧于這個時代。

 加入收藏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返回頂部
大富翁棋牌下载网址 下载大智慧股票行情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推荐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宁夏11选5在哪里可以买到 黑龙江11选5前三组跨度走势图 福建体彩11选五计划 贵州快3一定牛基本走势图 江苏快三大小计划网页 5000元怎么理财挣得多 直两码中特